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sli的博客

 
 
 

日志

 
 
 
 

好了伤疤  

2008-08-26 16:1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手术室回来,护士把担架车推到与病房的床平行,我自己移动到床上。与走时不同的是,我的脖子上蒙上了很厚的纱布和床头多了吊着的输液瓶。按照医生的安排,妻子在我的伤口位置上放了一袋用毛巾裹着的食盐,是用来按压伤口止血用的。

    麻药的作用可能完全消退了。我感到那一斤食盐象一块大石头样的重,压得脖子上的刀口很难受,一种持续的痛感和疲劳交织在一起。我想动动脖子,已是无法转动,甚至用手动一动头部也会加剧这种痛楚的感觉。那吊针一滴一滴不紧不慢地,瓶中的液体却总是不见少。随着时间的延长,我的腰椎被压得难以坚持,实在太痛了。没有办法,我坚持让人扶我坐到凳子上,只一会那脖子便受不了。

    期间有个与我一样病情准备做手术的女病人过来看我,问我手术痛不痛。我笑着说“一点也不痛”。她听后一点也不相信,说他们病房中的那个做手术的女病人痛得从手术室就哭,一直哭到现在了。其实我不是有心骗她,既然这个过程是无法逃避的,又怎么能够让她提前就感受和害怕那种痛苦呢?痛苦对一个人来说无论如何是需要自己来承受的,哪怕是让世界上所有的人来一起陪你流泪,也不可能减轻你的分毫。所以,我选择坚强,我选择忍耐,我选择笑对。

    第一天的吊瓶一直打到晚上九点多,最后液体都流到被褥上了,护士处理过后,在我的牢骚下剩余的药水就不用打了。

晚上无法入眠,无论换什么姿势,那种痛感都是无法消失的,一直到天亮了才轻了一点。

    第二天早上,我坚持下床,只能低着头在走廊里走了几趟,在凳子上坐了一会,感觉腰椎的感觉好多了。这次输液也好受了许多。医生查房,见我气色不错,安排给我换药,我看到换下的纱布上殷出了不少的血。

第三天我便行走自如,可以到处看看风景了。医生笑着说,你的体质不错,后天就拆线出院。

    星期三手术,第二个星期一上午就出院了。拆了线的脖子上还包了一块纱布,很是显眼。

    早上上山锻炼,除感觉脖子上的皮肤有点紧外,没有什么不适。我摸摸自己的脖子,甚至怀疑那几天的痛是否真得存在过。

    看来好了伤疤忘了痛是一种本性。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