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sli的博客

 
 
 

日志

 
 
 
 

有一种快乐(原)  

2008-02-28 20:17: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种快乐

 

有一种快乐它来源于痛苦,痛苦的同时昭示着快乐的诞生。

在人生的原点,母亲经过一阵紧似一阵的巨痛,孩子熬过艰难的窒息考验,伴随着那石破惊天的第一声嘹亮啼哭 ,生命随污血而至。这时的母亲最幸福、最快乐,这时的孩子最痛快、最风光!

生下来的孩子,总是偏爱甜的食物,所以,幸福的生活往往称其甜美!孩子长到一定的程度,就必须强制脱离对母亲乳汁的依赖,这时的母亲很是无奈,不得已将苦菜汁或辣椒面抹在乳头上,孩子在强烈的刺激下,只能接受要长大的严酷现实,成长就是伴随着痛苦。恰巧,真正反复体会遍了五味的老人,最后的归宿大都是倾向于苦或辣,因为这才是人生的真味!苦辣之中自然孕育着甘甜。糖精是苦的,只有把它稀释才能表现出甜的本质来,可以说,苦是甜的极致。

痛和苦一样都是一种感觉,当我们开始感知它的时候,已经是脱离了其本质成为第二性的东西了。这种感觉是我们自己强加给自己的,所以不太容易彻底了解其本原的内涵。因为太多的时候我们只注重了强调客观而很少真正地不留情面地解剖自己。

我们对待痛苦的忍耐程度远远不如对待生命的渴望程度。大多的人在受到痛苦折磨的时候,往往会尝试着与结束生命做一个比较。当然,选择死的不一定是弱者,选择生的也不一定是强者。善待痛苦,就是善待生活。善待生活才是善待生命!

善待痛苦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伸出我们的触角,努力去感知它的真正本原。我原来所在单位,有一位身经百战的老军人,晚年因患癌症躺在病床上,他向每一个来看望的人展示他那曾被日本兵砍过三刀的脖子,平淡地讲到:“谭启龙将军去世前托人捎话来,让我到时候一定去参加他的遗体告别,他要最后再看看我的脖子,到底为什么这么硬,日本人的战刀怎么就砍不断!”言语中充满了自豪和快乐。

连砍头这种本来痛苦之极的事情,经过时间老人的大浪淘沙,就象一位浓妆艳抹的丑妇遭到连续的风吹雨打一样,也逐渐还原出其本来的面目来了。一切的痛苦只是暂时的,而那份属于自己的快乐却是永远的。难道被日本兵的刀砍会比医生用手术刀剖腹挖心更痛苦吗?相比之下,有一些痛苦不正昭示着更持久的快乐吗?如果能够让一位病入膏肓、濒临死亡的战士,重新回到血雨腥风的战场,死在敌人的刀下,岂不造化?岂不快哉!

一杯好的茶,会品评的人总是从淡淡的苦味开始的,能够让人经久回味的那份苦才是茶香。一个能品出茶香的人,一定是把心主动放在苦水中经长时间的浸泡,而有所领悟的人。喝了一辈子的茶,到死还不知茶的妙处的,大有人在,就象做了一辈子人到死也不知道人为何物一样。我们从来就不缺少感受,惟独缺乏更深层次的领悟。

如果痛苦是疾风暴雨过后存留的那洼浑浊不堪的泥水,那么,快乐就是泥水中映出的那一片湛蓝湛蓝的天空!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